當期主題  腎利人生
 2011年07月號
 
 老照片心故事
 思念

  自從媽媽過世後,我對死亡就產生了高度的好奇,在門外的我,很想找個窗戶探頭進去問:媽,妳在那邊一切還好嗎?或者也應該有一封來自遙遠的那個國度的信說:孩子我過蠻舒服的。但是這一切都止於我無法滿足的幻想。面對殘酷的事實,我只能站在信仰的立場,通過禱告來素描媽媽所在的那個世界,獲得些許苦澀的安慰。

  媽媽過世後的三個月內,我常會止不住的放聲大哭,媽媽我好想妳,原來失去親人的痛是這樣難以承受,那時記憶像鬧鐘,一響起來,我的世界就以哭聲、以眼淚喚起一片片泥濘的記憶,即使媽媽在天上希望我好好節哀順變,我仍然要哭到心中被撕裂的痛,感覺到麻麻醉意為止,誰叫媽媽當初那麼疼愛顧惜我,母愛是無法斷奶,我像是一個無辜的嬰兒,用哭來要求媽媽關顧一下,但是四下無人,我的哭泣?不到目的,我必須學會接受這死亡的隔離。

  您已過世半年了,想念變成放在心靈的手錶,那只手錶其實無時無刻默默的走著,每當極高興或極難過時,那只懷念的手錶立即鮮明起來,如果是身在喜悅的時空佈景裡,我會看到一個明明為她預備喜悅時同在卻缺席的空間,我的喜悅中有悵然若失的失落感,世界不再美滿,喜悅中彷佛多了一份成熟滄桑的世故;很痛苦時,第一個想到的是摟著媽媽的相片,希望上帝還我媽媽,或是妳就在身邊傳授堅忍高尚的心靈給我。有娘的孩子像個寶,沒娘的孩子只能把相片當至寶,可是我偏又怨恨相片不夠真實,這種文明的產物,小小張墨黑色底片洗出來的東西直接成了我投訴的對象,我要感謝?還是抗議?

  上帝以淋巴癌接走媽媽,媽媽還沒生病前,是散發光、熱、智慧美麗的婦人,我常不解為何平常不難發現的淋巴癌,竟然會把兩所大醫院的醫師矇在鼓裡,直到死亡前兩天才答案揭曉。感恩吧!或許天上的媽媽樂於接受這種安排,眼睙是洗滌心靈的良藥,思念的手錶請你小心的走著,不容吵醒夢中媽媽的身影。

註:本文作者母親是在非預期的情況下過世,基督信仰幫助他們得著安慰,但思念的心未曾減少,在母親過世半年後寫下此文表達內心無限追思與懷念。 

Melody

人氣 : 1690

回上頁
彰基首頁取消訂閱
Logo 版權所有 © 2008 Changhua Christian Hospital All Rights Reserved.